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我有一棵世界树第三百八十八章判决第二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三百八十八章 判决(第二更)

于家场外之力已发,庄夏之事花仙子最先知晓。

盖因她较为关注,早有数位下属传来消息。

她一挑眉,仙姿卓绝裙带飘飘,灵动的双眸略有惊讶。

不多时,薛霸彭书便也都有所耳闻,真羽则回了羽化仙门,他实在扛不住虞甄那个极为出众的女子。

“不知该如何应对?”花仙子问道。

薛霸听到庄夏发生的事,当即对于家大骂不已,于家怎么如此霸道无理!

几人都是圣子圣女,天资皆是不俗,但此时拿主意的却是彭书,他的修为品行最佳,智慧更深。

他看了看花仙子,眼前一亮,才发现花牡丹的气息深沉了许多,竟然直成了天人中期的修士。

上次见她,不过法象中后期而已,几天功夫,怎么就晋升的这么快?

彭书沉吟片刻,笑了笑:“无妨,此事庄兄定不会吃亏。”

“为何?彭书你倒是说说。”薛霸哼哼道。

“因为主审官是我爷爷。”彭书信心满满。

这个消息于家家主不多时也知晓了,当即气的跳脚。

又问那人:书信可曾送上?

这送了还不如不送,彭家有位真人在第三司神律殿掌权,正是彭书的亲爷爷。

庄夏与彭家彭书交好,他们可都知道的。

只是那位真人与庄夏没有什么关系,除非有所血缘,否则官审过程也不需要避开。

那位传信的自然把事情做好了,这可是于家家主自己请求的事。

于家人知晓,当即气血上涌,他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好骂那传信的,却大骂庄夏和彭家。

“蝇营狗苟,不为人子!”于家家主知道这脸丢定了。

却不曾反思,一开始想着以势压人,妄想判决偏颇的人正是他于家。

作者:神律殿中,于向斯堂堂天人修士,毫无尊严的在堂审官眼前哭惨装可怜。

主审官面无表情,根本不为于向斯所言而动:“庄夏,你可有所解释?”

庄夏缓缓走出,微微拱手,道:“于向斯满口谎言,晚辈自当辩解。

于家要借我的悟道树一用,却不给分毫,我理应拒绝,这可有错?”

悟道树是他的东西,想借就借不借就不借,他说了算。

“不错,借给于家是情分,不借也是本分。”主审官竟是点点头。

“于家因此而生恨,便想扣押我去于家,我不过一个元神修士,区区散修,哪里敢去于家?

那时,生死便不在我手。

因而,我不会去于家。”

听到庄夏的话,于家于风长老斥道:“我们分明是请你去于家做客,不要含血喷人!”

庄夏呵呵一笑,面无表情:“因为悟道树的事,我与你于家人发生口角,言语冲突已有。

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请我去于家,是何居心?路人皆知。”

于家人再次辩驳,却被止住,因为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庄夏再次说道:“至于我伤了于向斯,那不过自卫而已。

他想要掌掴于我,此等奇耻大辱,谁人能忍?

而我伤他的话,也有些可笑,我只是一个元神小修士而已,他都是天人境界了。”

说出来,于向斯都羞的想挖个洞钻进入,而主审官几人也是轻笑。

这可是奇闻了,于向斯可是世家之人,传承不俗,早已是天人境界。

可面对庄夏一个元神修士,不仅没有占据优势,还一个照面就败的一塌糊涂。

没人相信,哪怕信了也只是觉得于向斯太无能了。

当然,神律殿坐着的几个,都是高手,修为可怕。

这样的强者,更偏爱天才,因为只有圣子神子才能走的更远,成为神州的支柱。

庄夏以元神修为,碾压天人境界的于向斯,无论何等手段,是不是真实修为,都只能说明他的不凡。

庄夏继续说道:“同样,我不过一个元神小修,于家长老竟然以火源攻击,这毋庸置疑是谋杀。

生死之危下,我才抛出火源自保,至于于家人因此死了,也是死在于家长老释放的火源之下。

我自卫之下有所过失,这确实有错,但也是身不由己。”

庄夏对自己的话很自信,因为都是真的。

当然,他动手也不完全是因为无可奈何的自卫,若真的想走,用道品飞舟就可以甩的于家入道长老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他确实有错,但他和于家双方,他是弱者。

很明了,这次冲突之中,于家仗势欺人。

只听说强者欺负弱者,庄夏不过一个元神小修,于家几个天人,一个入道。

事实如何,一看就知道。

神律殿中,庄夏与于家人辩驳刻钟之久,却多是于家人吃瘪。

不多时,主审官宣来数位证人,正是那场冲突的见证者。

其中一员,就有那圣子杨真。

他对庄夏心有感谢,才挺身而出做这证人。

要知道,于家也是一个世家,一般仙门圣地对这样不关大是非的事,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以免恶了关系。

“杨真,事情到底如何,你从实说来。”一位副审开口。

旋即,杨真将自己所知娓娓道来,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却是站在庄夏一方的态度。

“作为一个在梦中奔跑的人“都是于家霸道,逼迫于庄夏,才让庄夏无奈反抗……”

……

又是一刻钟,证人证物具全的情况下,几位判官便要下定判决了。

此时的于家人都惴惴不安,更是心中发苦,难道家主放弃他们了?怎么这位一点面子也不给?

还需要锆铪分离技术。上述两项条件同时具备的企业极少 庭审过程,他们于家处于绝对下风,这一点哪怕他们都是瞎子,也明白的很。

这时,三位判官与监律卫的大神通者神念交流,已然定了数个判决方案。

“此话当真?”监律卫的那位大神通者目光锐利,喝道。

其声势如海,将台下几个修为低微的于家人压的扑通一声跪伏在地,腿骨纷纷折断。

庄夏也压的骨骼咯咯作响,只是仍旧如一柄冲天利剑般挺立。

“那位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竟然这么生气。”庄夏心中暗暗嘀咕。

这时,主审官衣袖中的一封书信飞出,传与几位同僚一看。

这书信,正是于家真人书写,望主审官开一面。

“他于家的脸是脸,那将神皇所立律法置于何地?

我等食人皇俸禄,赐恩赏惠颇多,正该为神州大地一扫尘埃,如何能做这等下作之事?!!!”

监律卫的大神通者是个刚烈之人,有刚正不阿之名,若非如此,也不会进入监律卫。

“那判决该如何?”主审官征求几位同僚意见。

若他一人裁决,便会有人质疑,可他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何况,他也不需要徇私,公正判决即可。

四人一番交流,结果终于定了下来。

崇左白癜风好医院
昆明治疗妇科
安庆妇科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