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覆云乱煜第四十八章滚回西北去搭配

2020.05.28 来源: 浏览:0次

覆云乱煜 第四十八章 滚回西北去

既然心思上生了间隙,这三王会WWE职业摔角联盟11 WWE SmackDown vs. Raw 2011 (PS3, X360)也就没什么实质意义了,三人又是议了一个上午之后,各自散去,萧煜则独自上了巨鹿城城头。

站在城头俯瞰全城,这时候的巨鹿城伫立在下午的斜阳中,宁静安逸,似乎这座曾经的雄关重镇褪去了一身狰狞棱角,整座城池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城头上只有萧煜一人,塞外没有遮拦的大风迎面刮来,将萧煜身上衣袍吹的猎猎作响。在城门楼处有一石刻碑文,是当年楚太祖出征塞外,屯兵巨鹿时所遗留下来的,经过这么多年的风沙侵袭,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萧煜走到石碑前,用手轻轻触摸着石碑,遥想当年楚太祖兴兵百万出塞的壮观景象,不由得悠然神往。

萧煜用手指在碑文上一个字一个字抚过,自语道:“大丈夫当如是。”

紧接着在萧煜背后传来一声明显带着嘲讽意味的嗤笑声。

萧煜转过头来,笑问道:“等我多久了?”

在萧煜背后站着一名背负古琴的紫衣女子,闻听此言,女子脸色骤冷地哼了一声。

萧煜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我是不会同你做买卖的。”

女子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只是不知为何,声音却是有些沙哑,“我不是为了那件事。”

萧煜哦了一声,转过身来,直面女子,淡然道:“难不成是来看我这个老朋友的?”

女子脸上升起一丝怒色,不过转瞬便被她强压下去,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萧煜轻咳了一声,似是感觉方才的话有些太过不近人情,所以岔开话题,干巴巴的说道:“最近怎么样?”

女子向后移了一下,与萧煜拉开一点距离后,哑声道:“死不了。”

萧煜皱了皱眉头,问道:“你的嗓子怎么了。”

女子撇过头去,又不说话了。

萧煜上前一步,稍稍拔高了音量,“秦穆绵!”

秦穆绵站在原地没动,不过仍旧是不看萧煜,望着城外的大漠风光,冷冷地说道:“叫我做什么?萧王爷!”

萧煜刚要迈出的脚步顿住,哑然无语。

城主府的望楼上,燕赤王世子完颜弘放下手中的千里镜,脸上闪过一丝戾色。

当年他老子完颜德在争女人上就输给了萧烈,难道这一次他还要输给萧烈的儿子?而且上一次萧煜遣使紫水阳追杀他,更是让他狼狈不堪到了极点。

这等深仇大恨,岂能一笑泯恩仇?

完颜弘脸色阴沉,手中那架价值千金的千里镜被他生生捏成一团废铁。

他倒不是多么垂涎秦穆绵美色,只是事关后建魔教,秦穆绵作为圣女,其身份关键,完颜德曾多次对他提起,若是能将秦穆绵拿下,对于他们父子的大业有极大便利。

而对于完颜德来说,萧煜就像他命中宿敌,事事为敌,事事皆败,从秋叶放弃他后选择萧煜,到巨鹿城第一次交手,再到巫教祖庭,如此种种,他可谓是一败涂地,故而面对萧煜时,完颜弘早已失了平日里的世家子气度,更没有半点平常心可言,所以平日里不怎么放在心上的秦穆绵此刻与萧煜在一起,也让他宛如心头肉被人割去一般难受。

完颜弘将手中已经报废的千里镜随手扔掉,冷冷道:“萧煜,看你还能逍遥到几时。”

对于远处的窥视,萧煜似无所觉,最终上前一步,一手按在秦穆绵的肩膀上。

霎那间,秦穆绵如被踩了尾巴的野猫,身形暴起,瞬间躲开萧煜拍来的手,一只手上的指甲暴涨,朝萧煜当头抓来。

整个人似是一抹紫色残影。

萧煜也是一惊,丝毫没有料到当下情况,只能勉强用左手一封。更令萧煜吃惊的是,自己堪比金刚的左手竟被秦穆绵的指甲轻而易举地切割开一条长长的伤口,极为骇人。

秦穆绵身上的紫魂衣飘飘而动,缭绕的紫色元气让她看起来似真似幻,即好像是近在眼前,又像只是一个虚影。嗤的一声,萧煜的袍袖被撕扯开一道巨大的裂口,秦穆绵简单而暴力地破去了萧煜的袖里乾坤,长如利剑的指甲直逼萧煜咽喉。

萧煜大惊,张口一吐,从嘴中吐出一道白色长练剑气,如白虹贯日,与秦穆绵的指甲针锋相对,发出一道清脆声响。

秦穆绵或者跌幅减缓微微讶异地咦了一声,然后又加上了一只手,双手齐头并进。

萧煜哼了一声,猛然横臂,任凭秦穆绵的双手刺入自己肩头,一臂横打在她的小腹上,秦穆绵脸色猛然一白,飘身向后退去。

萧煜趁此机会稍微平复了下体内躁动元气,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

秦穆绵没有再度出手,只是站在原地,用舌头轻舔着自己手指上的鲜血。

美人吐舌,又是秦穆绵这样级数的美人,可想其**程度,不过此刻萧煜没有半分欣赏的意思,而是颇有些气急败坏道:“秦穆绵,你这娘们属狗的?见谁咬谁?”

秦穆绵此刻哪来还有方才的冷若冰霜,虽然声音仍旧带着嘶哑,却是笑靥如花道:“好受吗?”

萧煜面无表情地将身上的血迹抹去,哼声道:“好受你大爷。”

秦穆绵笑的更欢畅了,笑道:“萧大公子都骂人了,不容易啊。”

萧煜没有搭理她这一茬,而是反问道:“你晋入天人境界了?”

秦穆绵笑眯眯道:“就在昨天刚刚晋升的,你还是第一个知道的。”

萧煜冷笑道:“真不知道我是荣幸还是不幸。”

秦穆绵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慢慢敛去,撇了撇嘴,同样报以冷笑道:“是我错了,伤了萧王爷的千金之体,真是罪该万死。”

“不知所谓。”

萧煜不欲再与这个疯婆子纠缠,转身朝城下走去。

秦穆绵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低头看了眼手指上的点点残红,忽然感到有些茫然失措。

萧煜已经渐行渐远。

秦穆绵年幼便被带入后建中的圣教,她在这儿学会了修行,学会了玩弄心机,学会了杀人,却唯独没有学会该如何向一个人示好。

她有时候也在想,如果那时候在中都,她没有选择返回后建,如今又是一个什么光景?

再次相逢时,萧煜已经是名正言顺的萧驸马,正要返回东都为林银屏求药。

不知怎的,她莫名其妙地感到很恼火,所以她出手了。或许,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人之间的情分就开始变淡了吧。

再往后,萧煜已经不再如以前那般迁就她,她有时也会忍不住用蹩脚的借口来见他一面,但每相逢一次,他对她的容忍就少上一分。

她不知道怎么挽回,骨子里的傲气和多年的习惯,又让她下意识地冷言相向。

渐行渐远。

这就是那些酸文人说得有缘无份?

她取笑何韵诗。阿徐续说:“Wyman(黄伟文)演唱会每晚也有Gimmick站在城楼上的秦穆绵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走到城墙边上,对已经走下城头的萧煜高声道:“萧煜!”

萧煜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身。

秦穆绵抿了抿嘴,冷声道:“巨鹿城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点滚回你的西北去。”

日头开始渐渐西斜,将城上人和城下人的背影都拖得老长。

萧煜转过身来,城头上已经是空无一人。

云香精外用功效
呼和浩特妇科医院
汕头男科医院
徐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儿童便秘的治疗方法
子宫内膜炎如何有效治疗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