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追記高伯龍院士讓中國的激光陀螺耀眼世界

2019.11.10 来源: 浏览:0次

模糊仍见“扫地僧”

——谨以此文追记我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物理专家、中国工程院高伯龙院士

2017年12月6日的长沙,天阴沉沉的刚刚吃过午餐,就收到北京刘教授一条,仅简单几个字“高伯龙院士情况”我的心“咯噔”一下,由于我知道高伯龙院士已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好长一段时间了,难道……我不敢想下去,急忙给唐主任打1接通,他好像早知要问何事,还没等我开口就低沉地说:“高老走了”雖然心里有所準備,但我還是很難相信這一切我忍着悲痛给他的女儿发去一条慰劳,很快收到回复:“谢谢由于爷爷(女儿对他的爱称)传记的原因,大家结缘您现在是绝对的高伯龙专家,也是第一个来电慰问的人再次感谢现在需要一张爷爷的穿军装的照片,您手里现在有适合的吗”我赶忙放下手里的工作,在电脑的照片里挑选起来望着那一张张个性鲜明的照片,泪水止不住流下来,脑海中模糊浮现出高老那似“扫地僧”般超凡脱俗的身影

高伯龙教授在进行科研工作(摄于1990年,长沙)

终年一身黄布军装、一双草绿胶鞋,永远带着几分消瘦、几分倔强,仅看外表绝不会有人把他与院士、大师这些称谓联系在一起,但熟悉的人却无不对他充满敬佩,正是这个看似普通、毫不起眼的“扫地僧”,凭借其深厚的“绝世内功”,用半个世纪的默默坚守、不懈攀登,让我国的激光陀螺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绽射出耀眼的强军之光

高伯龙院士在丈量膜片质量

个人志向必须服从祖国需要

高伯龙走进激光陀螺领域,固然有许多必然条件,但也有许多偶然因素他并不是一开始就目标明确地定在激光陀螺研究上,而是一些非他所能左右的因素促使他走上了这条充满艰辛而又铸造光辉的开拓之路但无论是哪一条路,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始终是他奋斗的初心

高伯龙受他父亲高元勋影响很大高元勋,毕业于南洋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曾任广西省立工程专门学校校长,后任民国“广西3杰”之一黄绍竑的秘书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他从小就耳闻目睹父母对其期望甚高,要求“事事要强”,使他从小就构成了不甘平庸、寻求卓着的品格特别是高氏家族祖辈们的报国壮举时刻鼓励着他,爱国报国思想在他很小时就深深扎根虽然少年求学时展转多地历尽坎坷,但这种信心始终支持着他刻苦学习并一直名列前茅

他自小对数学物理兴趣浓厚,立志做一名科学家科技报国,特别是他9岁时经历的一件事,更加坚定了他这个志向时值抗日战争爆发,有一次日机来轰炸,大家躲到防空洞中,十分恐惧,忽然一个小孩子吓得哭了起来旁边的人立即说,再哭让飞机听到了发现我们,就会扔炸弹那时人们根本不知道在飞机上是听不到哭声的小孩子的妈妈只好用手紧紧捂住小孩的嘴,没想到时间一长,竟给捂死了这是高伯龙幼小的心灵里毕生难忘的一幕看到日本飞机绝不受阻地飞来飞去,高伯龙的心里充满了愤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科学救国

在1947年报考清华大学时,他思虑很久,最终选择了物理系他认为“物理学家必兼数学家”,并把成为1名理论物理学家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在清华物理系这1国内物理学界的顶级科学殿堂,在名师大家的谆谆教诲下,高伯龙发奋苦读,打下了坚实的数理基础,毕业前被评为“学业优秀毕业生”

2001年,高伯龙院士与团队部分成员在一起

邻近分配,他在毕业分配志愿书上填写“清华大学”“研究院”“研究生”,学校做出的推荐意见也是“宜于做研究”依照他自己的想法,这些去向都有助于其深化理论物理研究然而,当宣布结果时,他却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由于无法从事自己喜爱的理论物理研究,高伯龙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他几次调和想调到近代物理研究所都没有成功,只能把精力用在深厚物理理论基础上

恰在这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兵工”)成立,从全国选调高水平教师,虽然高伯龙其实不主动,但选调人员还是因其业务水平过硬一下子就看中了他高伯龙到“哈兵工”后从事物理教学,那里学生特别喜欢发问,对此有些教员很怕学生发问答不出,但高伯龙是有问必答,在学生中渐渐出了名,都说来了个“利害老师”虽然如此,高伯龙还是想离开,而中科院一直是他心目中从事理论物理研究的理想之地

1956年中科院招收研究生的时候,高伯龙兴奋地报名参考而当时“哈兵工”迫切需要像高伯龙这样的高水平教师,如果他读研离去对学院教学工作将是一大损失,于是不同意他报考性情倔强的高伯龙就自己偷偷前往北京应试,结果以考分第一名的身份被中科院录取高伯龙自己拿着行李就去报到,被“哈兵工”领导知道后,连夜派人追到北京把他“押”了回来后来“哈军工”派人找到中科院领导调和,说“哈兵工”急需人材,中科院不能从这里挖人同时,哈兵工首任院长陈赓大将亲自出面做高伯龙工作,高伯龙读研终究没有成行但回中科院从事心爱的理论物理研究这种想法高伯龙延续了有20年,却始终未能如愿

1975年,全国高校下发通知,撤消基础课部7月,高伯龙和其他6名物理教研室的教员被分派到激光研究室初闻此信,高伯龙很是想不通:理论物理是他的挚爱,从事物理基础课教学有利于研究理论物理,而理论物理研究则会反哺物理基础课教学因此,他不想离开物理教研室,没有实现后又想在物理实验室留守,终究也未能实现

经过半生曲折经历,高伯龙深深意想到,一个人的主观想法必须跟客观实际相符合,个人志愿不能凌驾于国家需求之上,真正的爱国应该是把自己的前途命运与国家利益密切结合,应该符合国家的需要既然组织已经把他分到这个岗位、需要他干这个工作,如果还总想着另外一种工作,这必定引起主观跟客观的矛盾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明明生活在高山上,却不想学爬山而想学游泳,这样具有根本性的缺陷”也正是从那时起,他自觉将个人追求毫不犹豫地标定在祖国的需要上

几十年后,当我与高老交换,他回忆起那段经历,深有感慨地说:“弄激光,对希望从事理论物理研究的我来说,也许是个损失,更是我事业上一次艰难的选择虽然这一选择异常艰苦,但我最终还是迈出了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

1980年1月高伯龙教授在使用DF透反仪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孩脸色发黄吃什么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医生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看病怎么样
辽源好的癫痫病医院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