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寝室里丢钱了

2020.03.31 来源: 浏览:0次

寝室里丢钱了,韩东生活费压在枕头底下不见了,这可是大事,室友们都聚拢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说着:“谁呀!这么缺德,偷钱。”

“穷疯了吧!”

“还能有谁!”

王明如此一说,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韩东对面廖青的床铺上,他是从大山里来得土帽,听说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二百块,所以天天看他吃馒头就着咸菜。

要是贼也是这样的人,穷疯了。而且廖青不在,一大早不知道上哪去了。

“心虚躲起来了吧?”王明针对着廖青,他住在廖青的上铺,他很讨厌廖青,说他身上有一股难闻的鸡屎味。

贼被认定了目标,所以人都在寝室里等着贼回来,一直等到天黑,廖青才满头大汗地走进寝室,看见大伙都在他一愣,勉强笑了笑就倒在了床铺上。

“起来。”王明跳到他面前。

“怎么了?”他一脸茫然地坐起来。

“怎么了?哼!韩东的生活费丢了,这屋里的人都搜过了,就差你了。说完他扭头冲着大伙挤眉弄眼,大伙也都围了上来。

廖青的脸涨红了,他摇着头说:“我没拿。”

“没拿你怕什么?”王明冷笑。

廖青只好站起来,他把兜里的东西都套了出来,一叠钱在他的裤子口袋里被掏出来的时候,明显听见大伙的抽气声。

“哎呀!瞧瞧!”

廖青连忙解释,“这钱不是韩东,是我今天在工地里赚的。”说完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黑红的脸上挂着难堪。

“哼!”王明抢过他手里的钱,递给了韩东说:“看看是不是你丢的。”

要说钱都长得一样,可是韩东还是认出这些钱并不是自己的,他的钱上面都画了一个圆圈,那是他无聊时的杰作。

“是的。”可他违心地说了一句,钱这东西没了就要饿肚子,他可不想。

“这钱不是我偷的。”廖青有些急了,扑上去想抢回来,可是大伙像一面墙挡在了他的面前。

从此他被挂上了小偷的头衔,没有室友愿意和他说话,他看上去寂寞而孤单。

这一切其实都是王明导演的,钱也是他拿了去,当然他不是为了钱,他可是个富二代,这点钱在他的眼里,根本不算是钱,他就是讨厌廖青,讨厌他的穷酸样。

生活往往是喜剧话的,那天王明独自去打球伤了腿,身边没有人,手机又没带,而廖青恰好经过,他立刻跑过来,二话没说背起王明就往医务处跑。

把王明放在医务处的病床上,他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如牛。

“谢谢!”王明低着头没敢看他。

“没事。”廖青憨憨地笑了笑,医生来了,给王明处理之后,他自己还是不能走。站在一边的廖青蹲在他面前说:“走!我背你回去。”

“这……”王明的脸涨得通红。

“别婆婆妈妈的。”廖青催促他,他只好爬上了廖青的背,通过这件事王明和廖青成了朋友,毕业要分手的时候,俩人坐在一起喝酒,王明忍不住说出了一直憋在心理的话:“哥们!我对不起你。还记得那次东子丢钱吗?其实……”

“我知道,呵呵!那晚我没睡着,我看见你拿了东子的钱了。”

廖青语出惊人,把王明惊呆了:“你看见了为什么不说?”

“都过去了,我们现在是哥们了,以前的事不提。”廖青端起了酒杯,撞了一下王明手中的杯子。

王明愣在那里,突然想起了,他那天嚣张的样子是多么的可耻。

共 11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富二代,很讨厌一个大山里来的穷同学,于是故意陷害,让大家都以为穷同学偷了室友的钱,后来,穷同学救助了危急中的他,成了他的好朋友,他才愧疚难耐,和穷同学说了实话,而穷同学其实知道得清清楚楚,他宁愿自己背黑锅,都不说出他是贼,是不想毁了他。这篇小说里的富二代和穷同学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欣慰的是,人性本善,一时顽劣终被引导上正途。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7-07-11 06:58: 0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郴州癫痫病医院咋样云香祛风止痛酊怎么用薏芽健脾凝胶

维生素D3滴剂和鱼肝油
急性肝炎能吃什么
承德能治男科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