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御天纪第二十四章三耳钟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御天纪 第二十四章 三耳钟

听到景凡的话,扬松顿时感觉自己心口一闷,一时没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目光之中有着汹涌愤怒的火光涌现出来,瞬间便是变得猩红,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冲上去,将景凡撕成碎片的。

只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整个拍卖场中,现在已经没有人説话了,各个都是在那里狠命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偷笑,有些人因为慑于扬家的势力,强忍着笑意,脸庞也是变得扭曲起来,看上去颇为怪异的样子。

莫菱也是一脸笑容的还带有强烈个人风格和特色的地图设计看了一眼景凡,清脆的声音适时响起,“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人出价了,这龙息石便是归扬少爷所有了!”

一边説着,莫菱心中也是在暗道,“如果扬松回去之后,知道这块龙息石本来就是他爹扬林拿过来拍卖的,不知道他回去之后,他爹会不会抽烂他的屁股!”

听到莫菱的声音,扬松也是瞬间便是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力一般,一下子瘫倒在靠椅之上,双目死死的盯着景凡,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拆其骨。

景凡淡淡的看了一眼扬松便是将目光再度转向那拍卖台之上,期待着自己的血蚕枝出现。

似是明白景凡心中的想法一般,莫菱笑吟吟的走上前来,玉手揭开一名侍女端上来的托盘,上面顿时出现了一株通体血红的树枝,在那树枝的上面,还有着一个猩红色的蚕蛹,看上去颇为怪异。

“这是血蚕枝,一味很罕见的药材颇为难寻,尽管一般的玄师也是很难用到,但是这确实有些玄婴之中必不可少的药材,所以这血蚕枝起拍价,四百金币!”莫菱清脆的声音再度响起,缓缓介绍道。

在那血蚕枝刚刚出现的时候,景凡便是已经看到了,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急着出价,而是目光停留在那血蚕枝之上。

莫菱的声音落下,场下的准备拍卖的人群也是迅速的安静下来,这种稀少的药材,一般都很少有人会买,不过事无绝对,一少数些人还是愿意花钱买下这一株血蚕枝的。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价格也是涨到了六百金币,这并没有超出景凡心中的预算。

本来这一株血蚕枝的价值最多也就在七百金币,因为其用途稀少的原因,可能还会略微有些影响,现在才拍卖到六百金币,莫菱心中也是颇有些失望的。

美目四顾,依旧没有人愿意出价,就在她刚刚准备落锤成交的时候,一直期待的声音也是终于出现了。

“七百金币!”翘着二郎腿,歪在靠椅之中,声音淡淡的传出,似乎一diǎn都不在乎一样。

台下的众人也是再次一惊,旋即,皆像是有人指挥一般,同时扭头看向扬家贵宾区的扬松。

不过,此刻的扬松却是没有丝毫的表示,他现在已经被景凡耍了两次了,如果还有第三次的话,恐怕他都不用回扬家了。

看到扬松都是罢手,场下的也是没有人再愿意出价了,谁知道这景家的xiǎo子是不是和拍卖场串通好了,故意坑人来着,刚刚的扬家xiǎo子便是例子,都被坑的吐血了,谁还敢有人跟景凡的价啊。

更何况,这血蚕枝再怎么稀少,价格到了七百已经是到dǐng了,如果再往上加,那便是偏高了,万一那景凡还是在耍人,那岂不是又当冤大头了么?而且,还和景家结了怨,吃力不讨好。

看到场中一再次解释了什么时候会被Google的排名制度惩罚。Matt说Google有两种惩罚站的方式:片安静,莫菱也是松了一口气,这血蚕枝以七百金币卖出去,也算是没有亏本,心中也是颇感满意的。

想到这里,她也是再度向着景凡投去感激的眼神。

这一来,也是让其他人误会了,敢情这景凡真的是在为拍卖场赚钱啊,这两人眉来眼去已经好多次了的啊,之前每次都狠狠的坑了一把扬松,现在谁愿意跟,谁就是愿意被坑的对象啊。

顿时,所有人皆是没有説话。

扬松也是一脸不甘的看着景凡,他也想加价,但是一想到之前的两次的状况,他就有一种抓狂的冲动,如果这一次再被坑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直接被景凡气死。

就在扬松心中犹豫间,莫菱也是终于落下了成交锤。

听到莫菱宣布那血蚕枝终于归景凡所有,景凡的脸上也是忍不住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

看着景凡脸上的那一抹笑容,扬松瞬间明白了,敢情菏泽血蚕枝才是景凡一直想要的东西啊,自己如果刚刚好好的跟价的话,肯定可以宰景凡一顿。

不过,等扬松想明白了这一切,一切都晚了,成交锤落下,交易已经完成了。

想到这里,扬松顿时感觉自己全身气血一滞,差diǎn一口气没喘上来。

不过因为身后的一名老者眼疾手快,在扬松的身后给他顺气,扬松这才恢复过来,剧烈的咳嗽着,在他的嘴角的位置,有着殷红的鲜血流出。

“景凡,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扬松一只手紧紧的捏着拳头,一只手摸向自己的下体,声音狠毒的道。

不过,这一切景凡都像是没有看到一半,现在血蚕枝已经到手了,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景凡心中一颗石头也是终于落了地,

至于那苍灵镜,扬家根本就解不开封印,dǐng多只是代为保存,等自己彻底灭掉扬家的时候,那苍灵镜迟早会回来自己的手中的。

还有那龙息石,也只是自己一时兴起才准备出手的,只是碰到扬松这个不开眼的xiǎo子愿意争,索性顺便在让给他保存一段时间吧。

一边的景雄三人皆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在他的嘴角位置,有着一抹满意的笑容浮现出来,看着景凡,微微diǎn了diǎn头。

一边的景霸则是笑的合不拢嘴,目光挑衅的向着扬家贵宾区看了过去,得意的道:“还是侄儿有本事,这一下子让扬家的那xiǎo子吃了一个恶心的绿头苍蝇,还不能吐,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啊!”

一边的席冷也是一脸敬佩看着景凡,自己跟他的时间越长,这个xiǎo子也更加的让自己看不透了,不过,在他的心中,也是更加的坚定景凡就是自己的主人了。

一边这样向着,席冷也是微微握紧了拳头,感受着体内那再度变得充盈的元气,嘴角也是有着一抹满意的弧度浮现出来。

之前赶往拍卖场的时候,他和景凡两人晚了一步,那是因为景凡正在给他进行第三次的疗伤。

如今,三次已过,席冷也是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之前好了太多了,那久久不曾进步的实力瓶颈也是终于有些些许松动的迹象,这样他也是颇为欣喜。

拍卖会还在继续,不过现在的东西对于景凡来説已经没有多少看diǎn了,他之所以还继续留在这里,完全是对于一开始老莫嘴中所説的那个神秘的压轴东西。

还有那个……一直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不曾説话的那个全身包裹在黑色衣袍之中的人影。<女款更是摆放了好几个柜台/p>

血蚕枝到手了,景雄和景霸也是因为有事提前先走了,因此景家的贵宾区也是只剩下了景凡和席冷两人。

很快,拍卖会便是进行到了尾声,在最后一件压轴东西出场前,老莫也是从后面钻了出来,一脸笑容的看着众人,道:“接下来便是我们今日的压轴之物了,具体是什么,我也就不提前介绍了,大家一看便知!”

一边説宋庄村、下坊村党支部书记被评为全省优秀村街党组织书记。村级集体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着,莫菱也是突然的拍了两下手掌,顿时,拍卖台一边的幕布缓缓拉开,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推着一辆xiǎo推车,缓缓的走上台来。

因为那个xiǎo推车上也是有着黑色的幕布遮盖,顿时不少人皆是伸长了脖子向着那里面观看着。

看着那xiǎo推车被缓缓的推上台,景凡也是眉头微微皱了皱,虽然现在的他实力不在了,但是那份过人的灵魂之力和精神之力依旧存在着。

在那xiǎo推车刚刚上来的瞬间,景凡从中感受到一种令人厌恶的气息。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那xiǎo推车随着两名壮汉推上来的时候,一直坐在最后一排没有丝毫动静的黑衣斗篷人影,却是突然缓缓抬头,向着那拍卖台之上看了过去,因为有着黑色的帘子阻挡,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得清楚那石台之上的东西。

“呵呵!”等到两名壮汉将xiǎo推车放好,一边的老莫也是走上前来,满脸堆笑的对着众人道:“今天的拍卖会的压轴之物,没有低价,而且,拍卖这件东西的雇主也是要求,不要钱,只能以物换物!”

“下面,大家便是好好的看看这件东西吧

!”一边説着,老莫也是突然一把掀起那笼罩在xiǎo推车之上的幕布,顿时,里面的东西也是彻底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是一件造型奇怪的黑色钟形之物,上面有着各种面容狰狞的图案附着其上,而且这钟形之物的身体之上,还有着三个黑色的耳,看上去颇为恐怖。

此钟紧紧半人大xiǎo,刚刚从那黑色的幕布之中现出真面目,顿时,真个拍卖会的场地之中的温度也是瞬间下降,仿佛令人感觉置身冰窖一般,让人感觉呼吸不畅。

场中所有的人也是一下子被那突然出现的黑色的怪钟给弄得愣住了,特别是感受到那一阵瘆人的冷意,不少人皆是望钟生畏。

“请各位恕xiǎo老儿眼拙,看不出来这宝贝的价值,你们各位如果对着宝贝有意思的话,就那自己觉得对等的东西,前往后面的客房与其主人面谈,如果,主人同意的话,这件东西便是属于你的了!”老莫看了一眼那黑色的钟形之物,眸子之中浮现一抹深深的忌讳之色,不过仍旧是笑着道。

没有人説话,这个压轴之物太过诡异,让众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皆是一脸怪异的打量着那奇怪的黑钟。

“三耳钟,生死冢,血海现,尸山存……”

在看到那黑色的钟形之物的时候,景凡的瞳孔也是突然一阵收缩,在他的脑海之中也是有着一段奇怪的话语浮现出来,忍不住喃喃出声道。

牡丹江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昆明治疗宫颈糜烂费用多少钱
西宁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