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恐怖广播第二十九章很傻很天真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恐怖广播 第二十九章 很傻很天真

梁森走进了地铁,解禀跟在身后,只是因为解禀的眼睛一直通过那只乌鸦注视着那边的情况,所以走进来时,有点像是颤颤巍巍的盲人,梁森似乎是还记着小仇,故意没去搀扶一把,让解禀自己摸索着进来。

一位本来坐在位置上的女青年直到20级都不用一个能量棒见了,马上站起身,扶着解禀坐到自己位置上。

解禀本想拒绝,但看人家这么热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地坐下了,梁森在旁边咳嗽了一声,脸上泛起了笑意。

女青年就站在解禀的面前,看着这么一个清秀沉稳的帅哥居然是一个盲人,心里居然泛起了阵阵可惜和怜爱的感觉。

等地铁过了两站,车厢里大部分人都下去了之后,梁森也就在解禀身边坐了下来。

“怎么样,被关爱呵护的感觉如何?”

“看戏看得正入神,没什么感觉。”解禀不温不火地说道,他之前一直通过那只乌鸦注视着那边的场面。

“快半个小时了,还在僵持着?”

“咱新邻居手中的地狱火散弹枪对灵魂有专门的克制作用,那两个人一个是鬼修一个是道士,也是针对灵魂的好手,现在的局面还是僵持着,但是方文海已经成功地把他们三个人切开来了。”

“切开来了,却还不动手,你猜方文海这是什么意思?”

“在观察。”解禀回答道,“他在充分地观察每一个人,这五个人里,不,这四个人里,他在找一个自己最喜欢的。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别扭,方文海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梦,梦醒后发现自己取向改变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梁森瞥了一眼解禀,“你眼盲心不盲。”

“…………”解禀。

“方文海的梦,是做够了,人总有清醒过来的那一天,我之前也是被他所呈现出来的自私和偏执给欺骗了过去,有点忘记了,如果他不做梦且打算清醒过来,他还是那个和我处于同一个级别和阶段的存在,我把一个和我同级别的人物,想得太简单了一点,或者说,也是他把自己伪装得太深了一点。

作为一个魂修,灵魂强大,肉身虚弱,这是所有魂系强化的通病,或者叫弱点。

再加上两年前一拍脑袋,在自己一家子遭遇车祸都意外身亡之后,造了那个屋子,把自己关起来做梦,连自己的身体也制作成了傀儡融入那个屋子里的梦境中,那具本来属于他的身体,其实已经荒废掉了。

每次进故事世界,恐怖广播会按照自己的规则帮他完善身体,但是离开故事世界后,恐怖广播不可能再送他一具一模一样的身体,毕竟他的肉身,还保存得好好地,所以,每次进出恐怖广播前后,他都是灵魂状态,恐怖广播会收回身体。

那具肉身,已经不适合他了,他自己应该能在故事世界里感觉得到,因为恐怖广播在故事世界里给他配的肉身,完全是根据他现实里肉身的模板给他的,不会增添一丝一毫,至于是不是匹配,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据我得知的消息,在上个故事世界里,他是以灵魂状态出现的。”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身体,其实已经完全和他灵魂不匹配了,甚至不能兼容了,因为这两年时间里,他的灵魂,其实也是在不断地成长的。”说到这里,解禀的无名指忽然颤抖了一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道:“长达两年时间,除了进故事世界的短暂时间以外,他方文海在现实世界里的时间完全都是在主持着屋子里的法阵做着梦,这对灵魂的锻炼和打磨是何等的可怕?毕竟,主持那个法阵,靠的就是灵魂的力量,于外人看来,这是一种单纯的消耗,但是从我们角度上来看,这反而是一种锻炼。”

梁森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取出一片口香糖,剥开包装纸送入自己的嘴里,轻轻地咀嚼起来,表情显得很平静。

解禀清楚,梁森的情绪,已经处于一种愤怒和暴走的边缘了。

这时候,解禀眨了眨眼,把自己的视角从乌鸦那边切了回来,那只乌鸦也随即飞起来,它本来就是一个过客,只是短暂地做了一段时间解禀的眼睛。

“有句话,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是想说。”解禀开口道。

梁森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拳头,“某人想再被砸到地下去的话,老人平安回家!可以说。”

“当初你为什么会答应在他方文海进故事世界时去帮他主持一下阵法?”

“因为,我那时候看他可怜。”梁森回答道。

“可怜?”解禀笑了笑,“我理解,确实很可怜,一家老小都出了车祸,死了,他遭受不住这样子的一种打击,所以自己给自己建造了一个‘桃花源’,自己留在里面做着美梦,不愿意醒来,很唯美,很感伤,很让人动容,多么痴情的男人,多么伟大的父爱。”

说到这里,解禀情不自禁地解下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手表,

“两年前的梁某人,比现在要纯真得多,哪怕已经经历了故事世界里的风风雨雨,但并没有到现在这般麻木的地步,至少,你对现实世界里的生活,还是有感情的,最不济不像现在,洁身自好到现在,看见那个孩子后居然马上打算坐他的继父。”

梁森没说话,继续听着解禀说。

“两年后的今天,对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帮方文海主持法阵这件事,你也感觉到厌烦了,或者说,你心态变了,变得成熟了,看着方文海一家子因为方文海的一己私欲,不得超生,不得轮回,每天陪着他演戏,方文海自私的爱,在你眼中逐渐变成一种变态,对于他的家人来说,他的爱其实真的是一种不可承受之重。

你想撂挑子了,你也察觉到方文海也厌倦了,所以你顺水推舟,把方文海的本体傀儡,介绍给了楼下的那位新邻居。

你一直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在他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帮了很多次,在他觉得厌烦的时候,你给他一个下台的契机,你一直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也做得很对,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真正目的到底是出于一种投资,还是出于一种两年前留下的最深切的体会和感受。

但是,现在事实已经放在了面前,

我们也确信,我们两个人都想到了事情的真相,

方文海这次的醒来,绝对不是那种被逼迫之后自己也同时厌倦了的顺水推舟,而是一次处心积虑。

两年的时间,他利用这个阵法,不停地淬炼着自己的灵魂,依靠控制一个个属于自己家庭成员的傀儡,不断地编造着一个梦境,他把自己也编造了进去,但是真正的自己却能够时时保持清醒,这是一种对心性的磨练和感悟。

往近了说,方文海本体傀儡来这里,到底是想来求你帮忙解脱呢,还是本就是来找咱们新邻居,碰巧你的公司就在这一层,不得不过来应付看你一下?而且又无巧不成书地推荐了我们的新邻居给他,是不是正合他意?

往远了说…………”

解禀把点开,进了一个文件夹,然后点出一张图,图中是一个成年男子的照片。

“他是谁?”梁森问道。

“当初,他因为驾驶不当撞到了老方老婆开的车,导致老方老婆跟一对儿女一起坠入了河里,全部身亡,现在,他还在牢里关着。”

梁森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是的,他还在牢里关着。”解禀继续道:“以老方表现出来的令两年前的你都如此动容的对家庭的真情流露,两年时间沉浸于对家庭成员的思念甘愿做梦,身为一个大能听众,在有绝对因果关系的前提下,他怎么会还容忍那个肇事司机继续活着?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桃花源,我很佩服方文海,花了两年时间,在现实世界里修炼,在现实世界里感悟,还有你这个级别的朋友去帮助,我相信,两年以来,对他帮助和感动过的听众,肯定不在少数吧,同时,我更敬佩他的一点就是,他是真的狠啊,对自己狠,对家里人,更狠。

这是一个局,他为了自己的修炼和提升,亲自导演了自己一家人的意外身亡,然后靠你们的同情和帮助,一起建造了这个桃花源。

如今,他可能觉得自己的灵魂和心境都已经通过这两年的时间达到了他所希望达到的目标,所以他准备结束了,但最后还有一件事,那就是缺少一具有潜力的肉身。

故意营造出自己软弱英雄林立可欺的样子,故意营造出自己沉迷思念亲人不可自拔的样子,让那一帮听众去他家里,威胁他,勒索他,把因果关系搞乱,这样子,于因果关系之中处于弱势方的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和借口,堂堂正正地对他们出手,去选择一具自己觉得最为满意的身体去夺舍。

灵魂强大了,再配合一具他满意的肉身,一手的如意算盘,掐得真好。”

解禀扭过头看向自己的顶头上司,有些意外,他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脸上出现的不是愤怒的情绪,而是思索的情绪,

梁森这时候忽然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调查方文海的事情的。”

“没多久,在那个侦探跟我讲了另类桃花源故事之后。”解禀顿了顿,“怎么了?”

梁森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在想,你说那个跟你讲述过另类桃花源记故事的侦探,他自己信不信会有桃花源这件事?”

“当然是不相信的,能用那种角度和思维去解读桃花源记故事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桃花源这个地方。”解禀回答道。

梁森摊了摊手,

“那么,问题就来了,咱们的新邻居,为什么又会相信老方的那个桃花源是真的呢,还很傻很天真地跑过去……

敲诈勒索?”(未完待续。)

邢台牛皮癣治疗方法
玉林白癜风哪家好
乌鲁木齐阴道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