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我是一个僧第六章续剑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是一个僧 第六章 续剑

我一想到他们因为我断了剑回去会丢命,不觉动了恻隐之心。

记得刚进少林寺时,曾听方丈师傅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问方丈,什么叫浮屠,为什么又是七级浮屠。方丈说浮屠就是佛塔。

我说救一个人的命当然比造七层的佛塔重要,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我也可以说救人一命胜吃七顿饭或者胜抓七条鱼,有何不可呢?

方丈勃然大怒,说七顿饭和七条鱼怎么能和七级浮屠相比?浮屠是佛塔,佛塔是什么?佛塔是舍利子的供身之处。能火化出舍利子的,必定是高僧。能被摆进佛塔,代表一个和尚从僧彻底成为了佛。你可知道多少僧人都希望最终能入住佛塔?我们修行的目的就是成佛。

我说师傅,真正的高僧未必这样想。

方丈颓废的说所以为师至今仍是僧。今生未必能进佛塔了。

我想了想,又说:师傅,或许哪天你不去想成为佛,就能真正成佛了。我们一心想得到的,往往最后并没有得到。从未念想的,却偶然间得到了。比如我,我从未想要家破人亡,结果呢?我一直很想报仇雪恨,可是凶手在哪里呢?

方丈一把搂我入怀,轻抚我的背,叹了口气。

虽然我很不喜欢武当弟子,却也不希望他们去死,

所以,我决定跟着他们去百里外的铁匠铺。

也可能是三个月

途中聊天得知,他们小师妹顽皮异常,常常说要单身闯江湖,太虚道长最疼这个孙女,每每拗不过她时,便让武当四子相伴。这次又是小师妹玩心忽起,掌门令他们同行。

走了大约两天,来到一处宅院,院门上书写“顺风铁匠铺”五个字。院门没关,我们鱼贯而入。

走进院内,见客厅大门紧闭,我上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颤颤巍巍的声音:进来。

我推开门一看,见一个老翁坐在一张古老的八仙桌前喝茶。老翁已是七旬模样,很瘦,我看他端茶杯的手瘦得好像只剩皮包骨,他眼皮抬也没抬,说把门关上。

长秋子位列最后,转身关上木门。

长春子在后面轻推了我一下。我合什行礼道:我有几位朋友剑断了,想请老板续一下剑。以一敌五

老翁眼睛翻了一下说:我不接武当的单子。

我很好奇,问老翁,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武当的?

老翁说除了武当的,谁会找我续几把破剑?武当的规矩是剑断人亡,如果每年一次的亮剑大会执法道长发现谁的剑不是原来的剑,当场会将他杖毙。所以个个把剑看得比钱财还宝贵。

我回头看了看武当四子,见他们一个个脸色灰白,知道老翁说得不假。

我连忙自报家门:在下少林弟子。

老翁眼睛又翻了翻说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少林弟子。

我更是好奇,问老翁,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翁没好气的说武当的人断了剑,除了找少林弟子求我,还能找谁?谁不知道我曾是少林的俗家弟子?更何况……

说到这里,老翁两眼忽冒精光:更何况你背着干帅,我又怎会不知道你是少林弟子?

说完,伸通过出口远高于进口而实现的经济增长意味着经济扩张以牺牲其他经济体为代价。IMF和多位美国官员一再警告称出一只手来。喝道:拿来!

我一怔,连忙拔出干帅,双手递送给老翁。

老翁接过干帅,用衣袖擦了擦剑身,眼睛贴着剑柄看向剑尖,又从剑尖看向剑柄。啧啧赞叹道:好剑!好剑!

说完抚摸了好一会,依依不舍的递还了我。

我见他如痴如醉的样子,不解道:这把剑我看也就质地比一般剑硬而已,没什么好的。

老翁听我这样说眼珠都快凸出来了,说:我们少林可没剑断人亡的规矩,你觉得不好要不送给我?一把宝剑已过千年,剑刃没有一个缺口,剑身的线条还和当初打造的一样直,这样的剑你居然说不好?我记得少林兵器部中记载:春秋年间干将有兄乃干帅,干将为楚王所杀,干帅冶炼宝剑,千金寻士,赠宝剑刺杀楚王。士为楚王擒获,楚王念士之勇,赐全尸,修墓葬之,宝剑随葬。后盗墓人得之,流于江湖。得剑者仗剑之利,纵横江湖十余哉,未尝一败。某日与妻一言不合,失手刺死其妻。事后痛悔,与干帅一起皈依少林。当日方丈便将干帅隐入兵器库。老朽当年选兵器时,早知干帅便在其中,可又怎料此剑目不惊人,未能选中。时至今日,仍是耿耿。可惜,可惜!

我问能看在都是少林一脉的份上,帮我把他们续剑吗?

刚问完,老翁还没答话,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画面――屋顶突然破了个口子,老翁仰头而望,无数暗器从口子里打向老翁。

我来不及思索,一个跨步到老翁身边,左手使出内力按住老翁,右手提起干帅向上一指使出达摩金刚剑法中的“滴水不入”,同时向武当四子大喊:“趴下!”

就在同时,屋顶破口,长春子一把按到长冬子,和夏秋两子一起趴了下去。

老翁被我掌按左肩动弹不得,正要破口大骂,忽见屋顶破口,仰头而视,就在此时,漫天暗器迎面而来。

暗器大都为袖箭,碰上干帅无不折断,“叮叮当当”向四周折射,离地五尺以上的窗门、墙壁上全部嵌着袖箭的断肢残骸。

我左手内劲一收,想从洞口追出,刚一跳起,突然又想起我没练过轻功,脑袋还没碰及屋顶,便又落了下来,我向下一看,正向老翁头顶落去,一时惊慌失措。却见老翁反手一掌,我被掌力轻轻的推送向旁边。

老翁微笑着说道:偷袭之人镖一出手便已远去了。

便在此时,有人推门而入,面露关怀之色,问老翁:您老没事吧?

武当四子此时还趴在地上,见有人进来连忙爬起,伸手掸了掸身上灰尘,个个背过身去装模作样对着墙壁上悬挂的武器左看右看。

老翁挥了挥衣袖,说:好得很,好得很。

那人躬了躬身,又出去了,随手带上了门。

老翁转向我,笑着上下打量,如见珍宝般。我被瞧得很不自在。想起刚才差点落到他头上,一时羞愧万分。

老翁笑完,说道:你这手达摩金刚剑法耍得不赖啊,可惜轻功差了些。又问:慧恩师弟可好?

我说慧恩师傅身体素来硬朗,只是双手不便。

他点了点头,说:慧恩果然是你师傅,这么说来你该叫我一声慧石师伯才是。

到这时我才知道老翁法号慧石,便叫了一声慧石师伯。

慧石又道:你是智字辈,叫智什么?

我说我叫智山。

慧石点了点头,笑道:我是石,你是山,看来我们有缘。刚才你使用的内功是本门内功无疑,只是内劲霸道浑厚,绝非慧恩传授的内功心法。你除了慧恩,还向谁学艺?

我弯腰行礼,道:方丈师傅。

慧石伯问:慧能师弟?

我说正是。

慧石说道:老朽虽老,但耳力之强恐怕智山你也不能比,江湖人送老朽外号“顺风”岂是浪得虚名,射镖之人知道老夫耳力,故在你我入室前便埋伏在屋顶,待你我谈话分心之际才破洞射镖。

说完顿了顿,问道:洞未破前,你怎会知道那人会从屋顶偷袭我,并且早一步出手?难道……?

慧石师伯突然入定不说话。

我头脑里又显出影像来――慧石随手拔起桌上的袖箭射向我的前胸。

我“呛”的一声拔出干帅,横在胸前,看着慧石。

慧石喜上眉梢,哈哈大笑,问:慧能可是叮嘱你明年五月前定要回寺?

我说是的。

慧石连连点头,说:好!好!我看你并没有学轻功。一来轻功并非少林之长,二来轻功之用不是追敌便是逃生,追敌者无不想赶尽杀绝,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少林僧人绝不会做这种事情;再说逃生,又岂是我堂堂少林僧人所为?况且智山你集少林武功之大成,这轻功,不学也罢。

说完,慧石师伯一脸的骄傲。

我被慧石这样一说,刚才空中落下险些砸中他的惭愧之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慧石向武当四子伸手道:把断剑拿来吧。

武当四子毕恭毕敬的分别递上断剑,慧石逐个打量了一下,叹了口气。

长春子异常紧张,问道:不……不能续么?

慧石言道:我叹气是因为你们武当的剑一代不如一代,你们执法道长的剑虽非名剑,但也可削铜剁铁,切金断玉,你们这四把破烂玩意儿……

长春子忍不住打断慧石说话,问道:你怎么见过我们执法道时尚达人长的剑?

慧石继续摆弄几把断剑,头也不抬说:十年前他来续过断剑。倘若不是慧泽师弟相求,哼。

武当四子异口同声道:什么?

广州妇科哪家好
哈尔滨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通化医院白癜风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