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怒剑龙吟第六百三十一章天捷寒箭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怒剑龙吟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天捷寒箭

风起,绿色的病毒魔雾翻滚中似乎望见数个模糊的人脸在哀嚎,龙骨骷髅在大尸巫一一杖的催动下力咆哮,将死亡的深寒气息彻底弥漫在这座早已是被各种亡灵生物入侵的破败营地之中。

混沌的超度之力,悄然爆发。

箭发,这一次司空巧儿施展出的招数没有丝毫的花哨可言,四支狼星羽箭很是平淡奇地飞掠划过天际,钉入到那些绿色魔雾狂风之中,极为迅疾。

与此同时,她的身形却是往回急退,抬手在后腰斜挂的箭壶中搅动一抽,一支与其余狼星羽箭截然不同的羽箭落入手中,整体细,但是箭矢上却是流转着一抹乌金色光芒,似乎在箭壶它是独一二的一支。

“天狼羽箭,就看你的了。天捷星的威名,决不能在我手上没落!”

司空巧儿轻声一念,已是不能再退。在她身后便是霍晓璇以及银月心等早已没有反抗能力之人,而那大尸巫的招式已然降临。

在她一对明亮的眸子里可以清晰看到,之前出射的四支羽箭在大尸巫招数之下已是化成腐朽尘埃,龙骨骷髅口中的咆哮加狂暴,一层层绿色强风鼓动,弥漫着大量刺鼻的恶臭味,所到之处便沾染到的任何物体都是瞬间化为一滩脓水。

天驱双子座力张弓一开,乌金色的箭矢上方可组织实施。 (三)防震减灾和人民防空、交通战备等工作 为认真贯彻落实防震减灾和人民防空各项目标任务悄然卷起一丝微风,司空巧儿也是一反常态,捏住尾羽的右手微微颤抖着,似乎是有些紧张根本法集中精力。

然则,事实并非如此,若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竟然有几抹颜色很是稀薄的灰雾从箭矢尾羽处飘出,缠绕在司空巧儿的右臂之上,也是让她眉宇间微露痛苦之色。

直到箭出之刻,那抹痛楚才是悄然散去,她甚至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也不再有所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那支天狼羽箭刺入到漫天狂风毒雾之中。

两者正面碰撞的那一瞬间,仿若时间凝固。

一点亮光自乌金色的箭矢顶端闪烁而出,盘旋卷起的微风突然呼啸大作,强横的劲力硬生生成螺旋状将那绿色浓雾撕裂出一个巨大缺口,整支利箭从中贯穿而过。

而且,点点迷离光斑从天狼羽箭通体上下一齐泛起,汇聚于周边逐渐凝形,幻化一只三米多长的巨狼身影,背后长有六片羽翼。

北极熊收百公斤冰块“大礼” 冰爽过中元节(图) 天狼幻影连同着羽箭一起在半空中停住步伐,它高傲地扫视了一下周围不断翻滚的毒雾狂风,突然将头高高扬起一记嗷叫,充斥着莫名威严的气息骤然弥漫,将那大尸巫身前龙骨骷髅的气场都是强行压迫降下一个层次。

“爆。”司空巧儿轻轻一声嘀咕,指间还被灰雾萦绕的右手猛然一握。

霎时间,天狼幻影浑身上下流转出大量光晕扩散到四周各个角落里,将那漫天绿雾硬生生分割隔绝为数小块,而后直接抹灭。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里,一切惊天动地的波动基本消散,只余下一龙一狼气息大减后在相互对视着,依旧相互不服输。

下一刻,天狼幻影淡去,羽箭重出射飞掠,轻而易举将龙骨骷髅前的后一层形屏障击穿透过,刺入在它额头正中之处。

乒――

虚影碎裂凋零,大尸巫也是倒退一步,眼睁睁望着那支天狼羽箭以后余势钉在了它的左胸之上,乌金色的箭矢从背部穿出,带出一大捧暗色烟雾。

与此同时,它手中的那本古籍悄然起火,在那暗红色名之火正本古朴籍化为粉尘。而在其彻底焚毁之刻,那些不知来源的火焰也是如同出现时神秘一般再度消散。

拄着骷髅权杖勉强稳住身形,大尸巫抬手将刺入自己左胸的羽箭拔出,可惜此刻那支天狼羽箭也是损耗殆尽,整体的粗细只有初的三分之一不到,被这样一抽直接断裂,下坠中还未着地也是碎成数粉屑随风消散。

“这是什么玩意……人类,我小瞧你了。但是,不会有下次的。”

大尸巫狰狞一笑,对于人类而言应该是要害的位置左胸受到重创,它根本就所谓。只见洞穿之处突然从内部冒出大片莹绿色雾气包裹住了缺口,而后它的动作不再受限,与之前完没有差异。

“对,我也忘了。亡灵生物本身就死过一次了,其中的高等存在早已超脱出了那种常见轮回生死。既然如此,那么就把你彻底捏碎,看你还如何再生!”

司空巧儿抬脚一踏,举起的大弓上又是四支狼星羽箭上弦。

大尸巫的那本古籍显然是由于龙骨骷髅被毁才一同破碎的,所以她也根本不去担心那样的恐怖招数对方还可以再来一次。

但是同时,司空巧儿也是意识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余光往左一瞥,赫然看到刚刚由于箭矢转向而放过的那四个尸巫,现在它们手中的骷髅权杖部都正在指向着她。

两面受敌?

她心中略微一惊,握住天驱双子座的五指微微一动,掌心中一抹很是不易察觉的微小波动进入到大弓之内,悄然中却是将一枚内部法阵唤醒,泛起几丝光亮流入到这盏大弓的各个部位上。

天驱双子座,双重形态。

虚影一晃,司空巧儿持弓而立箭指大尸巫。而在她身侧,一道幻影也是手持大弓上弦着四支凝形利箭遥指另外四个尸巫,两盏大弓之间系着一条纤细凝形丝线,相互间传递着力量。

下一刻,箭矢齐发,尸巫们的攻击也是同时出射。数股能量对碰,激荡起大量劲风,各种力量爆鸣于半空。

一时间,双方交锋不断,谁都不肯善罢甘休,流光飞速穿梭。

“这是什么招数?”

不远处,一直依仗着大海纹章不受影响的风轻柔看到司空巧儿的这一招,心中略感诧异。而也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脚下传来,顿时浑身一颤。

“轻柔,去帮她。巧儿她这样做的话箭矢威力大减,根本法抗衡那个为首的怪物多久的。”风韧的嘴唇微微颤动,双眼只能勉强睁开,不知何时开始目光已然是锁定在不远处的那道持弓身影之上。

“风韧哥哥,你什么时候醒来的?”风轻柔急忙蹲下将风韧轻轻抱起上半身靠在自己怀中,一脸的关心之色。

“这个不重要,去帮她挡下一边,不然的话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谁都活不了。”风韧的声音里多出了一抹沙哑的音调,显然此刻很是虚弱。

“可是你……”风轻柔面露迟疑,心中难下决定,索性道出了自己原始的想法:“如果我带着你,只是我们来那个的话,应该……”

“不行!本有同生的可能,为何要独自苟活?那样,哪里能心安理需要种畜场和养猪专业大户提供杂交仔猪得。”风韧一喝,声音提高了不少,却也是让他一时间浑身抽搐,咳嗽连连。

风轻柔低头轻轻一点,心中隐约生出一股惭愧,但是那点触感却是在她顺着风韧此刻目光一同望出时又悄然消散,一股浓郁不爽感的迅速升腾。

这一刻,风韧的目光竟然凝固在霍晓璇身上,而且面露惊喜之色。

论是身形还是气息的波动,虽然没有亲自得到证实,但是风韧可以肯定,现在眼前的那道身影不是雪夜泪,而是他朝思暮想为喜爱的女孩,霍晓璇。

“为什么,你就那么在乎她。”

风轻柔轻声一哼,突然心里一横,右手倒持剑柄狠狠往风韧后颈处一撞。只见对方躯体微微一挺,很便脑袋垂下,显然再次陷入昏迷。

“风韧哥哥,要是只剩我们两个人,那多好啊。”

她邪魅一笑,将双剑收起,把风韧紧紧抱起,后望了远处还在拼死抗衡尸巫围攻的司空巧儿一眼,而后赫然转身,朝着反方向力一跃,背后凝形羽翼幻化而出就势一振,飞速掠出。

对,只要这样的话,风韧哥哥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远离喧嚣,再也不去过问这些烦人之事,就平平淡淡地过日子,为他生儿育女,白头偕老相伴一生。

满意的笑容浮现在风轻柔脸上,两颊上甚至浮现出一抹幸福的红晕。

然而,那一切幻想还没有部成型与她脑海之中就骤然破灭,好像阳光下海面上升腾起的泡影,刚刚泛起斑斓的色彩就随即破裂。

一股深寒劲力从远处袭来,猝不及防的风轻柔反应过来想要闪避之刻已是来不及。不过她近乎本能地将紧抱着的风韧往另一面一推,选择了自己独自一人去承受那突如其来的偷袭。

嗤!

森冷入体,伴随着剧痛蔓延。

风轻柔望着从自己肋下飚飞的鲜血,只觉头重脚轻,轰然从半空坠落砸在地上翻滚几圈,也是看到了同样结果的风韧。

与此同时,她的视线中又一次看到了阵阵铁蹄,那些幽暗族的黑铠重骑再一次出现。

之前的那位铁骑统领此刻也已经没有了初的气势,身上铠甲皲裂出好几道裂缝,还不少地方有着灼烧过的痕迹。左手掌中之剑剑意森冷,几乎能够将空气也凝结为冰。不过右手紧握的狼牙槊也是碎裂一半刺钉,却还勉强能用。

“又是你!”

风轻柔一跃起身,也顾不着肋下伤口的剧痛,双手一错将别在后腰上的那对短剑抽出,望向铁骑统领的目光里充斥着愤怒。

而对方也是认出了她,冷冷一笑道:“前面那个自不量力抗衡本座的人类强者都溃败而逃了,你难不成还想与我一战?看来,这几百年来人类别的没有长进,唯独这自不量力的程度是远胜当初。”

说罢,他纵马上前,一剑一槊左右扬起,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风轻柔回顾地上倒着的风韧一眼,心中生出一股暴戾之意。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被你破坏!胆敢挡在我带走风韧哥哥面前的,论是谁,都必须死!

霎时间,一抹与大海纹章的波动截然不同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好像是某种束缚被悄然解开,比强横。

甚至,连那位铁骑统领都是心中一颤。

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
重庆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霉菌性阴道炎的危害
Tags:
友情链接
上海物联网